2008年1月29日 星期二

發刊辭

一份報紙,期望一個世代的品味,作為一個世代的串聯。

我有個夢想,串聯起大家的力量,讓我們在生活中改變這個世界。
我有個夢想,每一個你們都如此地知道你們是何等的珍貴,而我們聚集後的聲音又是多麼的響亮,足以撼動、震懾那些錯誤、不公義、不理性、不講道理。
我有個夢想,讓我們在對話中生活,在生活中對話。

我們都抱有著一些我們從不發問的疑問,因為這個社會往往不准許發問。
我們都抱有著一些我們從沒有意識到的疑問,因為政治與文化上的貧乏使我們逃避思想。
我們都抱有著一些我們不曾認為它是疑問的疑問,因為漠然的世界,充斥著被表象強暴的實在。

我們都有著一種否認自我與社會連結的連結,遙遠的樂生對我一無四處,而我對它一無所知。
我們都有著一種被認定又不被認同的社會連結,年輕人被期許擔起社會,同時不准上街頭遊行、靜坐抗議。
我們都有著我們沒發覺與社會的連結,只是反應與影響都太過遙遠而被忽略。

我們都有著一個潛在或否的夢想,領著我們看見了疑問,而這些似有若無的疑問,正是那些將我們與更多夢想、更多疑問、更多熱情與真實連結的媒介。
當然,我們也可以繼續著幻想資產階級生活又高談擴論的夢想,拿著红酒談樂生人權。

一份報紙,期望一些毀滅,作為一種更新與再建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對於這份報紙,我所追求的並非再多我一個尖銳的個人主義;不是找一群夥伴來發揚我的思想;我所想:給眾人一個共同的平台,用最平易近人的方式將大家所珍重的價值呈現。此中的重點在於那些感動我們的事物,還有每一個執著於這些事物的你們;而報紙,只是一個讓這些隱藏在平凡中的美好被看到,被欣賞,被appreciate。

在這個資訊太過於方便的時代,多數人用直覺來選擇所好;在這樣的情況下,薄弱的思想怎能敵過以積極態度強力推銷資訊的商品化經濟?這樣的敗退,又怎能嚴加批評學生冷漠、不積極、不參與、沒理想、沒想法…等?當然,我們亦可問:我們為什麼要思想?我們為什麼要文明?我們為什麼要文化?我們為什麼要人文素養?這也許就像是為什麼我們要受教育、我們要”品味”。或者,選擇了不要有文化、不要有文明不也是一種文化?

政治的醜陋讓我們厭惡、絕望,我們以冷漠與漠視止住那些無盡的煩擾;儘管拆掉我的歷史、我的回憶、我對正義的信念,我將以不投票表示抗議,我將以不參與表示我的控訴,我將以玩樂的生活讓我忘記那些我不願面對的傷痛。我只是個無知的學生,除了與朋友在言談間戯虐政府與社會的庸俗與愚蠢,我是個無力的受壓迫者。

在這個對政治與社會失去信念的世代,要重建世界很困難,要訴求正義很困難,要以行動表態很困難。但難道在我們什麼也不在信任的世界,我們歡樂於其中靜觀世界崩頹?給我一個機會,參與、對話,讓我證明血液的年輕擁有改變的力量。

一種分享與求真的氛圍,是我對這份報紙的期望。

總編